演出:永子與高麗(Eiko & Koma)
時間:2013/ 10/04 19:30
地點:臺北藝術大學展演藝術中心 舞蹈廳

文  古一婷(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學生)

《再生》是永子與高麗的一項回顧計劃,演出內容分別是從最近的作品《掠奪》、到之前的創作《夜潮》與《白色之舞》的節錄,三段作品各有寓意深遠的象徵意義與探尋。永子與高麗是日本現代舞發展的重量級人物,深受日本舞踏與西方現代舞的熏陶,過去,只有在現代舞歷史的教材上讀到其創作描述,如今,終於有機會一睹大師的演出。

《掠奪》改編自原作品《土地》,以充滿燒焦痕跡的布作為佈景,並有黑色的羽毛散落在地上,女舞者赤裸上身,只圍了一片布包住下半身,全身塗滿白色粉末。看似一個完美乾淨的軀體,趴在一塊乾焦的土地上,空氣中仿佛可以聞到一股焦味,遠方傳來陣陣的蟲鳴聲,好像乾渴僵硬已久的身體從死裡復活,緩緩地甦醒過來,扭動著肢體與身軀。

《夜潮》是兩位舞者幾近全裸的演出,兩人各處舞台的左右,趴在地上,以背姿面向觀眾,緩慢地蠕動身體,移動著,向對方靠近。沒有柔和的音樂搭配,只有兩人的混音,舞者移動的速度之緩慢,臀部的肌肉、背脊的線條清晰可見,仿佛時間爬過他們的皮膚流逝了。原來是兩座相戀的山,只能在夜晚中相見,必須在曙光來臨之前回到各自的位置。

《白色之舞》以蛾的意象與詩作為主題,女舞者象徵一隻美麗、脆弱、生命又短暫的蛾,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勞動著;男舞者一襲紅衣,很難清楚辨識他的角色為何,他看似擁有強大的力量又沉重,控制著美麗又脆弱的蛾。

第一次觀賞永子與高麗的作品需要極大的耐心,因為他們的作品不以娛樂觀眾為最終目的,沒有悅耳的音樂,沒有奇幻的視覺效果,也沒有炫技的舞蹈動作,更沒有明確的故事情節線索可供參考。霎時間,舞台在聚光燈之下變得明晰、銳利,舞者的動作非常緩慢,與現代人的生活形成極大的對比,觀眾的眼睛凝視著舞者的緩動,每一根髮絲、每一寸肌肉、每一聲呼吸都被放大在舞台上,讓觀眾專心地跟隨永子與高麗的探索過程。其作品的特色在於,就算沒有演出前的導聆或節目單解說,也不怕看不懂;其作品有一種開放性,不需要制式的答案,也沒有具體的故事,讓觀眾自由地心領神會,永子曾說:「對我們而言,舞蹈從來不是關於表達,而是關於探索。」一如傅柯(Foucault)認為當代文本的基礎為創造一種開放並具有延伸性的寫作特性,作者的角色會漸漸消失,不同的觀眾看同一作品會產生新的意義/探索,作品便產生一種永續存在的價值。永子與高麗藉由三部過往作品的改編與節錄,作為對自己的反思與未來的展望,從而帶出新的創作力量,讓自己「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