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楊.法布爾/信念創作體
時間:2013/11/17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黃詩喬(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學生)

舞作初始,觀眾在黑暗靜謐中等待,管風琴樂的輓歌響起,伴隨著這寂靜,時間彷彿過的特別慢。靜下心來細細體會,原來是編舞家楊.法布爾(Jan Fabre)正在帶領我們同感死亡的經驗。在黑暗中面對未知的疑惑時,管風琴樂曲轉為一抹詭異詼諧的諷刺,布幕升起,是一具叢花圍繞的棺木,花團錦簇的意象及燈光,模糊了視覺,繽紛朦朧的美感有如大地初生的模樣。此時,棺木化為萬紫千紅,好似節肢動物般的開始蠕動。突然,一隻不成比例的大手掌緩緩自花叢中升起,手的探索之後漸漸拔出的是腳、是頭、是全身,最後她奮力的將花叢踢開,死者自黑暗中復甦了。就像伊甸園的夏娃般,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此時,整個舞台光亮了起來,圍繞棺木的是整片美不勝收的花海,死亡中滿載著生氣盎然的氣味。

蛻下了這萬紫千紅,是一具透明的玻璃棺木,棺木外的一列數字不知是生辰或忌日。舞者安娜貝兒.尚邦(Annabelle Chambon)就像原始人般的睜大雙眼探索著,如同初生嬰孩對世界的驚奇。她舞動著身體,不徐不疾的前進後退展現出內在的拉扯力量,彎下腰後失去重心的跌坐在花海中,只見她用力踩碎了花瓣,身體不間斷的抽搐著,又恢復了正常。而後在輕盈中成為一名情竇初開的少女,手裡捧著小花,嬌羞的撕著花瓣,一瓣瓣的說著「他愛我,他不愛我」。又在一抹情色的笑容後轉為狂亂,拿起一大把雜亂的花束往自己的私處用力硬塞,花束就像插入的陽具般,讓舞者化身在暴力的性愛過程中。此時的花海隨著安娜貝兒身體的擠壓撕裂,空氣中瀰漫著花草的腐敗汁液,死亡彷彿又緊緊尾隨在後。

而第二幕的透明棺木成為了母親的子宮,回到了人生中最本質的奇妙時刻,安娜貝兒如同胎兒般捲曲著身體在羊水中載沉載浮。生命的孕育是如此的奇妙,胎兒在腹中也展開了探索之旅,在透明的玻璃中,時間緩慢的漂浮著,她胡亂的塗鴉,只見她畫了雲朵、動物、微風等……就像古老的洞穴壁畫般,原始的記憶一一浮現,我們與自然的關係原來是如此密不可分,生長與凋零同樣美麗。編舞家楊.法布爾承襲著他一貫前衛作風,作品直接導入人們畏懼的主題,死亡、恐懼、性、暴力與不可知的情境中。生命本不是件簡單的事,苦痛與歡愉往往是一體兩面,真實的人生在不斷的對抗和掙扎中體驗存在的價值。只是,生命總有落幕的時刻,楊.法布爾用身體的藝術告訴世人,接受死亡即是向生命致敬,人生因而走向圓滿。而作品中,死亡的美麗意象正是訴說著對生命的反思,大地的更迭,死亡隨之而來的正是源源不絕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