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樓閣舞蹈劇場
時間:2013/12/01 14:30
地點:台北市華山文創園區中2館果酒禮堂2F

文 甯郁翔(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碩士班學生)

「愛,原來是一段覺醒的旅程。」最初的詩句,最初的短歌,已經道破這段旅程的艱辛。甫開場是一個寬廣視野中聚焦的靈魂,短暫的猶疑與迴旋於自我根源的漣漪,每每女舞者演繹被愛的渴望,是悸動的青春。七個段落、六個分靈意識的表現,構成一完整的「我」,屬於自傳式的思維:一個雙向自我「闡憶」與「懺情」的雙重表徵。但是這又是屬於身為人會有的奇特自覺,樓閣此次創作,引領的不是自溺的單純意念,是個屬於群眾行為的類比觀點。

空間呈現有秩序、規律性的凌亂,地面上泛黃褶皺的紙,是想像意識的實際紀錄存在;空間頂端串聯一片的燈泡網仿似「我」的心理記憶,是迴旋、聚合、游移與發散的流動狀態。初邂逅耽溺於彼此的相互吸引、高度依戀過後懷疑彼此的依賴而造就的分離、動物性與理性意識的交互衝撞,以及爆裂的分靈意識衝突而摩擦出頗具強烈儀式性的群體鼓動,連動聲響複沓錯置的安排,可以視為「我」的不斷詰問所造就的撼動,這是對於「我」本身的闡憶活動,來自記憶,是一種網狀的、有波動的結構織度。

記憶中的悸動帶動後續情感中的冥思,這冥思來自碎裂記憶的負片重拓,面對深刻的消逝片段,因為「我」的凌亂歸於一種屬於亂本身的秩序,即便分靈意識的複雜交疊且不易梳理,「我」仍舊明白於所有變因,這來自同體形構下的沉澱,是完整的懺情活動,因為悔悟、理解而產生的放下執著的深層靜謐,是一種縱深的淬鍊與交融後的沉澱,頗有教義性哲思的內涵存在。

創團第二部製作同樣延續自傳式的創作,以身心徵狀創作的《軀》到現在的《愛情短歌》,都以「分靈意識」與「我」作交疊性詰問的詮釋,自我意識的分割與融整揭示了一碑銘刻,是獨有的思考。頗令人會心一笑的是,對於自身擴大於社會人人皆可能萌生的類比性觀點,無法懷疑這來自同理心與類似記憶作祟的認同感,對於內心深層的挖掘,創作者引領著思緒在劇場中縈繞了一回回。

但對於戲劇聲音元素的帶入與控制,時時容易讓人拉回現實,不知是舞者本身的問題還是置入點的時機,是出自真心的再詮釋與否,涉入的意識深入與否,還是介於模糊與清晰之間的分界安排,交代的不夠;安排的段落與段落之間、概念與概念之間的連貫性,似乎都仍需要深刻發展與磨合,如此所造就的一種思想斷層,讓原本十分銳利與折磨的「懺悔觀」論調產生質變,這是可惜之處。然而,瑕不掩瑜,仍靜心期待樓閣未來對於作品融生出的苗芽與碰撞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