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索拉舞蹈空間
時間:2011/10/15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文字 俞秀青
(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專任助理教授)

索拉舞蹈空間的演出《感覺良好》,共呈現了五支氛圍不同且各具特色的舞碼。編舞者們將日常生活的觀察切入創作議題,對當代媒體與社會環境的關係提出思索與反芻,在面對失序的現實中,探討人們是以感覺良好掩飾內心的孤獨恐懼?亦或保持良好感覺去掌握當下的短暫完美?

《矯揉做作的反叛》由團長潘大謙及藝術總監程曉嵐共同編舞,影像表現喧囂都會及忙碌人群,在來回往返的上、下階梯,但毫無交集。台上有一把看似冰冷的長型鐵椅,兩名舞者以抽象肢體表現冷漠又孤獨的異化世界,偶爾像影子般的互動觀係;如同介於現實與虛擬空間,有時卻又像雙胞胎一般的同步。幾段音樂的調性大不相同,可惜舞者的表現卻平鋪直敘,無法呼應音樂質感。

《對話》是一支意象清晰的獨舞,在昏暗中舞者用膠帶在地上貼出一個框格,燈光也只打在這個區塊。舞者在框內跳舞、踱步,有股焦躁不安的情緒,框框隱喻一道無法突破的心牆。舞終,她雙腳猛烈撞地、跳開,同時配合燈光一明一暗,在重複幾次後,舞者撕掉地膠,最後用力蹬腳跳出、燈暗。此舞意念、結構雖簡單,但舞者的成熟度一覽無遺地襯托出主題。

由許慧玲創作的《娛樂事件》,探討社會賦與女人的箝制。一位身著碎花洋裝的女舞者,嘗試和另四位不同色彩洋裝的女人們互動仿效。墊在臀上的泡棉令她們展現出做作的婀娜翹臀,在視覺上產生一種荒謬感,也諷刺著女人不惜一切的開刀、切割身體去迎合大眾口味。舞終,五人在台上褪去洋裝,意謂著掙脫束縛?一女走下台後以僵化刻意的微笑和觀眾握手,最終逃脫不出社會大眾的標籤。

《親愛的對手們》與第二支舞《對話》同是施坤成的作品,此舞選用江蕙與伍佰的台語歌曲,以及古典芭蕾樂曲等。此作反諷當代的選秀節目或比賽,幾位評審輪番上陣的調侃、捉弄參賽者,而參賽者亦如赤裸般地被眾人審判。反之,裁判也要忍受各種百無聊賴的表演,像是脫衣或兩手互倒開水等無厘頭行為,最後在一群人的互推、狂笑中收場。編舞者以淺顯易懂的手法,批判社會的盲從,讓觀眾在嘻笑中感受到競賽的無知與殘酷。

最後張崇富編舞的《晚歌行》分成三段,音樂採用曾獲葛萊美音樂大獎的阿根廷作曲家奧斯瓦多‧高利霍夫(Osvado Golijov)的歌劇作品。四名舞者以柔和且抒情的抽象動作切合旋律,加上表演者的動作純熟,彷彿一首首舒暢的現代詩,帶領觀眾進入冥想的瑰麗想像。

當天由於首演的緊促,部分的幕後技術問題倒是比較干擾觀眾,例如好幾段音樂在結束時沒有淡出,突兀地被切斷而嚴重影響了聽覺。另外,有幾場舞蹈在台上僅有一、兩位舞者,但全場燈光大亮,導致舞台顯得空曠、無法聚焦。一場演出若沒有幕前幕後的整體配合,很難呈現專業質感!

南部舞團面臨大量舞者流失以及缺乏幕後與設計者的問題,要執行一場精緻又專業的演出實是不易。索拉舞蹈空間積極培育年輕舞者,每年推出新作,藉此累積更厚實的專業實力,期待下回更亮眼的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