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3/12/14 19:30
地點:台南市立文化中心

文 林雯玲(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助理教授)

由台南人劇團製作演出的《Re/turn》,2011年創下完售記錄,今年再度上演,一樣受歡迎。該戲情節環繞三位女主角及其主要相關人物的故事,探索愛情和親情的缺憾,藉由回到過去的修補之旅,讓觀眾和主角一起思索人生的情感課題。情節安排雖有破綻,仍算成功地將六位人物發生在過去和現在、他鄉和臺灣的故事串在一起。象徵式的舞台設計,佐以導演流暢的場面調度,讓這齣涵蓋多個場景的戲節奏自然明快。

《Re/turn》14日在臺南的晚場演出,幾乎滿座,多數是年輕學子組成的觀眾反應熱烈。然而,就我所接觸到較為年長的觀眾,卻難爲此劇感動。這種因年齡不同而產生的兩極反應,恰恰好說明此戲(包括不少主流劇場)創作演出的侷限,也部分解釋了臺灣劇場的一個獨特現象:為何觀眾永遠年輕!

《Re/turn》的侷限來自其劇作家/導演似乎無法信賴觀眾,好好地、誠懇地來說一個故事,非得不時利用卡通化人物或偶像劇式誇張的語言和肢體,及不必要地突顯刻板印象,以刻意製造笑點。前者像是男妓和議員的互動,及警察向雷奕梵表達愛意的場景,都像卡通似的可愛卻不真實,即連兩位女主角簡嫚菁和白若唯的演出,也有些許偶像劇的造作、不合現實邏輯,且因為缺乏深入內心的刻劃,很難令人區分兩個角色。

劇中許多強化刻板印象的人物,都可歸為功能性角色—意在搞笑。包括機場的香港人,Café店裡風騷的美國女郎,及火車裏的流氓。他們的存在明顯只為博取笑聲,無關情節推展,也不是藉主要人物和他們的互動來刻劃前者。而男同志Wasir和白若唯的好姐妹關係及其形象是很典型大眾文化中的刻板想像。一位觀眾在廁所還不忘讚美:「那個男同志好好笑喔!」這些極度誇張、突顯某些群體的刻板印象,不禁讓人想到一位美國學者所言,有時劇場不是像鏡子反應人生,而是像哈哈鏡,散播扭曲的形貌和觀點。

這些人物為此戲賺得十足的笑聲,但犧牲掉的更多。當他們出現在重情感表達的嚴肅場景時,不僅干擾,還讓情境變得荒謬不可信,同時也占去挖掘主要人物內心感受的機會,因而無法建立觀眾的認同感和產生聯結。例如白若唯和蒲琮文多年後重逢,雷奕梵回到過去和小湯敬澤在火車相遇的場景,要傳達的情感層次需要臺詞和氛圍醞釀,但堆疊的情緒每每被那誇張的美國女郎和流氓打斷。像上述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戲劇不是不可以有卡通化或類型化的人物,問題是:在什麼樣的劇種? 出現多頻繁?一齣戲的風格調性在一開始就得和觀眾定好契約。 喜鬧劇和荒謬劇中類型化的人物,或嚴肅劇種穿插一位甘草或誇張的人物,很合理也符合契約期待。《Re/turn》都不是。

其他人物刻劃和演出也有不少問題。例如大、小湯境澤不符合角色。高中時的湯境澤有才華、樣樣比賽得第一,是風雲人物。演出中,他宛如是個害羞、沒主見的國中生,卻出現不符角色年紀的台詞:「對不起,我媽媽說不應該跟陌生的阿姨說話。」另外,白襄蘭的人物面貌很模糊,她和女兒的情感糾葛交代不清。演員的演出也無法讓觀眾了解她是什麼樣的人。因此親情的缺憾很遙遠。

《Re/turn》的「成功」無庸置疑,但此劇給觀眾真正的感動有多少?我們或許記住幾句著名的台詞,但因欠缺有深度的人物和事件,他們也顯得空洞。《Re/turn》的調性像一齣成功的電視愛情偶像劇,有著穿著美麗服裝、可愛不真實的主角,充斥誇張搞笑的類型化人物,穿插無關敘事的優美唱歌跳舞橋段,加上諸多異國情調的龍套,畫面乾淨唯美,也令人目不暇給。它具有高度的娛樂性。只是,當年輕的觀眾邁入中年,還會想要再回到劇場看這樣的戲嗎?我們的劇場觀眾總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