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三十舞蹈劇場
時間:2011/10/22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字 鄒之牧

十年來看三十,她最「辣」的,就是”tongue in cheek”的「態度」;而這次,這個註冊商標的個性,也在舞作《膚演宣言》中以實際的行動演練出來了!

三十曾做過文字探討的《人焉廋哉》,做過料理臺、吧臺、升旗台的《公主準備中》,做過眾人集結的《國歌四賦》,做過以鏡子為發想的《宓若思》……,換言之,這是一個擅長話題、非常議題導向的舞團,常由張秀萍和吳碧容兩位創始團員交替編舞,這次由張負責發表的新作,又如何呢?

這是三十第一次把「科技」玩在裡面──雖然2007年的《新……公主?準備中!》有一段開場非常搶眼的以Muybridge(英國攝影家:愛德華.邁布里奇)著名連拍實驗和蟲爬來爬去的影像處理的巨幅影片投影,但是第一次,三十這麼hard-cord地、舞向冰冷的、純科技製造的數位點距和線條,坦白說,擅長戲劇性表現和議題導向的她們,如此硬碰硬的結果,表現並不太理想。屏幕上的數位影像和舞基本上各行其是,影像只淪為舞變化的背景。場內一般的燈光,也無意襯出數位科技的「卓越」,令人不禁好奇創作者究竟是如何看待這一段加入的科技的?

全作擺盪在……,若說最初開場是始自科技,最終其實要說的還是舞團多年來最擅長的、探討女人和表象的呈現。若說她最常探討女人,如《宓若思》系列,不如說女人是她們認為社會中最容易下手的、被表象化的符碼;其他如《新……公主?準備中!》,也大幅處理過男女的身材問題。三十總是藉虛晃、表象的現象(另還有政治、家庭議題等),嘲諷社會中不被戳破的僵化教條、約定俗成、或是價值,因此,她的態度永遠像「國王的新衣」故事一樣,是那個「舌頂在頰內」作鬼臉、玩世不恭,當面戳破你偽善的警鐘,是那個自己也下海來扮絕世女伶和你一起胡搞瞎搞、大家一起來比「我最美」的惡童!只是,這樣的傳統,到了現在,到了這個作品,似乎有該條理化的時候了!

整個作品,最明顯地,還是擺盪在對「鏡」自我檢視和搔首弄姿和扮鬼臉上,好似把先前的數位開場完全甩到一邊去!幾個段落,事實上,若全作的結構再明顯一點,每段的主旨會更清楚些;然而,卻是編舞非常熟練、舞姿非常要求、舞者表現非常優異,然每段要說的,總嫌隱晦,這兒那兒地,每段的點都似曾相似,而對論述的推展幫助不大!音樂的主導性也是令人迷惑的部分,許多時,例如那段以西方僧侶吟頌作為背景音樂的段落,舞段自始即等著音樂的起始,待起後,服裝甚至也遙呼應著僧人的衣袍,已至於編舞的內容,緊密詮釋著歌曲的內容與章節變化,令人不解究竟是概念先行於編舞?還是音樂先行於概念?以致整體舞作的結構思想,呈現一個紊亂的局面。張秀萍的編舞是益發地熟練了,初始巴洛克風音樂中,在幾個屏幕間玩一人、兩人、三人……的隱匿與現身,有著巴洛克花園男女躲貓貓嬉戲的頹唐幽默味道。林依潔為首的〈神座〉橋段雖然斧鑿過深,仍不失為張秀萍現行場面調度及視覺能力的輕鬆展現。

以三十的功力,好好地「辛辣地」說一件事絕非難事,但要「稍微剪裁地」順一下,「單一專注地」說,不知是否有違她們的個性?只是一個建議,還是很希望聽聽她們的議題,保留她們”making a statement”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