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舞蹈空間舞團、香港進念.二十面體
時間:2014/03/2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莫嵐蘭(2014年度駐站評論人)

舞蹈空間舞團二十五周年了!學生時期,最燦爛的青春與難忘的回憶都與這個空間相關,北上參加皇冠舞蹈夏令營、皇冠藝術節等活動是人生大事,舞蹈空間舞團也開啟我大學畢業後的舞者生涯。2014年兩廳院「TIFA臺灣國際藝術節」,舞蹈空間舞團邀請香港進念.二十面體合作,推出《如夢幻泡影》作為舞團二十五周年慶製作,兩個充滿實驗精神的團體會擦出什麼火花令人無限期待。

觀眾入場,耳朵聽見的是觀眾交談、走動、翻閱節目單與電子噪音混雜的聲響。鏡框式舞台深處,一隻巨大的黃色鴨子似在窄小的游泳池內不斷地緩慢迴游。舞者們不斷地環繞追逐與鴨子合影,呈現臺港群眾瘋迷「黃色小鴨」的現象。

隨後紅色大幕降落再起,演出正式開始,進念演員楊永德以粵語和觀眾講訴一大段話語,大抵是說明這場演出製作的概念與執行。過程中無盡墨色的劇場,因著長形鏡面裝置的升降,而不斷切割變化舞台「可見」空間。楊永德對應在鏡面上的扭曲身形,出現一種虛/實、無/有的辯證關係。語畢,楊永德反問觀眾「如果你們聽不懂剛剛說的廣東話,是不是更有空間看這個演出?」以陌生的語境製造疏離,企圖觸發思考。隨後,日本表演者松島誠拿著探照燈在黑暗中投射光明,原來「無」盡黑暗的空間,因為燈光而成為「有」形的空間。接著是表演者們各自的獨舞,規律地一進一出,展現的是純肢體的舞動。隨後舞者們出場的段落也多是一個接續一個的方式進行。

依導演胡恩威的想法,將「如」、「夢」、「幻」、「泡」、「影」五個字重新拆解組構,賦予舞台元素定義。在這支舞碼中,「如」代表著時間結構,作品以十六分鐘為一單位,由五個不同的舞蹈段落組成。「夢」以音樂為代表,去除可供辨識的聲響、旋律與節奏。「幻」是演出中影像與身體的虛實互動。「泡」代表空間,藉由燈光與舞台裝置,分割出不同形式的空間感。「影」舞者從金剛經卡的七十八句經文中各抽出一張卡,成就一個法號,也從各自手上的經文中發展動作語彙。

就如前面的演出描述,段落發展都在「如」的時間結構中戛然而止,各段落並無顯著關連,感覺像是記憶中的吉光片羽,零散、斷裂無法拼湊。其中我最喜歡的是0與1的段落。白色的背板上不斷重複跳躍著0與1的數字,三位穿著白衣的舞者,在明快音樂下重覆著簡單的行進組合,隨著時間加長,同樣的動作加入空間與人員的改變,動作開始產生了意義。一男一女的組合好似熱戀男女;兩女一男似乎是三角戀的曖昧關係;二女與一女的對應,猶如競爭對手的角力。持續規律的節奏與動作強化了觀眾的印象,以為會一直走到燈滅,留給觀眾無限想像,當念頭浮上,三人關係突然產生變化,似乎要突破循環進入新的發展,期待的念頭一起,怎知舞台上又開啟了截然不同的段落。

舞碼名稱取自佛學經典《金剛經》經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是謂世間的一切現象均是因緣,如夢如幻,稍縱即逝,無需執念、無需妄為。正所謂「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諸法之相本空。如何以舞蹈文本詮釋佛典內蘊?表演不就是存在「追求某種境界」的成分?這道理在生活中了悟不易,在有形的展演中表現更是充滿衝突。舞蹈空間舞團的「東風系列」以「操偶」的身體語彙成功打造「舞空的身體美學」,但卻是首次觸及東方哲思,大談「非」與「空」的人生哲理。

「大膽玩!」成就了舞蹈空間舞團予人新穎前衛、形式風格多元的印象。舞團從成立至今,創辦人平珩提供「舞空」的編創平台,廣邀國內外青年與資深藝術家,不拘泥題材形式,肆意揮灑創意空間。胡恩威導演取用「非法」二字,是以「非」編舞的方法來編舞? 觀舞的受眾不斷地「被迫」疏離,這或許是導演「刻意」的設計,不禁讓我思考著劇場導演的場面調度與編舞手法真決然不同?演出最後,躺在舞台上消氣的黃色巨鴨、兩廳院演出前播報再一次出現,或許就是導演的巧思,《金剛經》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