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7-23
戲劇

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Dear God》

三個既無實名亦無身分的代號人物A、B與C,是《Dear God》在我們以身分、名字作為對他者的認知下所進行的設計。更在導演丁家偉的手上,以失控、狂亂與異常的形象重詮劇本寓意,並反射出疼痛之於逃跑的意義。(吳岳霖)

2017-10-02
戲劇

我們都是那隻狐狸《拳難・拳難》

整體來看,編劇試圖緊縮歷史背後的大語境,而著重個人/小我的心靈狀態、以及歷史位置。這種「更為個人」的敘事模式,產生編劇以「說書」作為戲劇手法,而本次泛華讀劇藝術節的導演丁家偉也明確抓住編劇的意圖。雖為「讀劇」演出,但導演思維已於舞台成熟發展,更呈現單比閱讀劇本深刻的詮釋概念。 (吳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