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與二郎神君一番對話,前者嘻笑怒罵、慧黠舒坦,正與後者的執法威嚴、道德論述形成腳色表現的輕、重差別,末了更達到舉重若輕的巧妙效果。劇中的幾位主要腳色唱得悅耳流利,遠勝過場上略顯遲緩無力的武打戲。(楊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