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境之旅》透過不同的場景轉換,企圖以宏觀的角度,傳達對整體環境惡化的憂慮與人類行為的荒謬。《2》則從顯微鏡底下的微觀視界,重新建立起人類與自然界的關係。這一大一小,讓這兩檔演出成為對照組,也正巧對照出這兩個作品在創作手法上出現的同樣困境──要說的太多,而詞窮語塞。(陳品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