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8-30
戲劇

無盡的演出,才是文本(概念)的全貌《金錢眾議院》

就算決策失敗,玩家的任何投入,都將成為給未來玩家的餽贈。這對現實而言是多麽良善的肯定,尤其當氣候劇烈變化、資源問題叢生的當代,所有當下都已正向未來,不斷、無節制地借貸一切事物,因此更像在借貸「存在」本身的情況當中。(張敦智)

2018-03-22
戲曲

停止復國之後《行動代號:莫須有》

如果民心安樂,身份認同也不過就是換頂假髮而已。昔日岳飛以莫須有的罪名羅織,被迫終止了復國計畫;今日岳沖天同樣停止了復國計畫,復國壓根莫須有。許栢昂看似相當理想而完美提出了他對於「思考自己國家」問題的解答,然而某些根本的問題,仍然值得繼續追問。(汪俊彥)

2012-06-01
戲劇

隱喻的河流,月亮的世界 《美麗的殘酷》

對河床的解讀終究必須是完全個人的,表面開放給全場觀眾的表演,其實明明白白針對著「你」。大量與吃相關的段落,那麼明顯地指向慾望,天真與邪惡交互閃現,又以調皮的小丑那張血紅的口作為這種矛盾的表徵。小丑成了種種象徵物的混合體,幽默而精準的肢體令人極為著迷。劇末地獄之鬼橫掃舞台,推平所有「人間」的角色,像一趟生死的旅程,亦展演了人心中光與暗的傾軋。(孫得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