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6-10-12
深度觀點

關於紀錄劇場Ⅰ:虛實辯證《遺忘的故事—紀錄劇場工作坊》

觀眾一方面就如同盧安達事件中的人們受電台煽動蠱惑難辨真偽,另一方面也看到蠱惑是如何透過劇場建構出來。Milo Rau不是再現事實本身,卻是還原意識操作的機制,讓觀眾感覺到仇恨歧視與活力熱情的矛盾綜合,感受到自主意識的脆弱。(陳代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