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10-08
戲劇

共時性的偶然與巧合《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

即使這齣劇仍存在著有時過於勵志一廂情願的文藝台詞,或是轉譯過來經演員詮釋,過於舞台腔的唸白,但仍能在關鍵之處,發散並傳遞出其內在誠摯相信的信念與心志,不會因身處的世界天災人禍頻傳而有所改異。(葉根泉)

2012-12-24
戲劇

抹去尷尬,期待再現《我用力大叫但沒有聲音》

導演其實沒有辦法讓扮演胡本的表演者——也是發想出這個文本的李建佑——通過獨自的、自性的狀態表達無聲生命的複雜性,只能讓「意識具象化」的他與母親、醫生、護士等堆砌出一段又一段的對話,但這些對話沒有縱深,只是讓情節更碎瑣,時態更混亂,更流於對白化、遊戲化而已。(薛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