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陳怡彤在這裡提出了她對於受創女性的社會性關懷,雖然劇情的安排上有點老套與狗血,但是即使女權有所重視,這樣的悲傷似乎仍然於角落存在著。 (鄭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