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們捲起了袖子,以一人為中心手搭肩形成了一個小群體,唯獨一名舞者不在這群體內,他不斷地與群舞者做拉扯與對抗,猶如社會中的群體效應並衍伸出群體的從眾效應。(賴郁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