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選擇退後一步,調度手法揭露劇場的假,盡量簡單地讓劇本自己說話。演出時不會被呈現出來的舞台指示都必須暴露,觀眾憑著想像力在舞台上搭景,無數的「沈默」字眼被唸出來更顯孤寂。(鐘煒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