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5-05-25
戲劇

古錐美好的台灣「唯一」男人本格《人間條件三:台北上午零時》

吳念真的故事以(男人)對純愛的堅定不移,標榜了良善的價值、刻劃了台灣最美好的時代,也召喚了戰後台灣、塑造古錐的台灣,劇中想著反攻大陸的外省山東伯和他那一代的兄弟們,當後者成為當代台灣鄙棄的價值(與生命),這種不斷高強度地追憶著前者,可能暴露了什麼問題?(汪俊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