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用密集的技術創造出高度彈性的空間,既是黑盒子又是白盒子,跟外在現實乾淨的切割同時保有自由聯想的戲劇性和時間感。觀眾必須跟創作者/作品臨在,成為他的身體,一起醒著作夢。(唐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