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明確地將歌詞中「碎裂、墜落」強調,除了重複演唱及增加力度,當音符顆粒落下的同時,它掉入泛音和聲中,全曲呼應著音樂,將抽象的聲響以聽覺及視覺具體呈現。(謝依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