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驚愕的是,戲劇演出當日,知事官邸照常營運。傳統戲劇「走出」舞臺本來很令人期待,但原本應該成為演出一部分的環境,卻完全與演出脫節,甚且干涉了演出。 (陳涵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