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末,藉著內侍的口,說出了「你這樣寫的結局不太好」,創作者欲讓這三位一體的人物關係分成三位人物身分進行對話、辯證,並試圖在辯證中,帶出一當代或身為創作者的男性的「再觀看」視角。(林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