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5-09-30
深度觀點

離城記:他們紛紛從劇院出走

因為離城,因為不在劇院,所以必然與表義的地方性,與不期而遇的民眾相遇。除了三缺一劇團最終仍在劇場演出,蕭紫菡舞蹈劇場則有其限(現)地生產的必需條件以外,這些計畫閃現著更微顯性的「社會溝通」的作用。(吳思鋒)

2014-05-26
舞蹈

實驗性十足的1+1雙舞作《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裝死》

挑戰國家戲劇院的製作規格,滿足了陳武康想在國家劇院舞台上奔跑的願望。可惜前方由木材堆砌的巨大裝置,遮蔽了多數觀眾的觀看視野,而同樣的狀況也出現在周書毅的舞作中。這些絕妙的創意因為觀眾看不見造成「閱讀障礙」,也浪費了創作團隊的巧思、浪費了「買票」進場的多數觀眾,一場演出凸顯了臺灣劇場缺乏中型劇院讓創作者有一個過渡大劇院的練功機會。(莫嵐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