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7-08-16
戲劇

生而為(女)人《2017女節「鬧」之章》

《鑄生》所給出的感覺是極為反差的,在聽覺上是人工的、斧鑿的,以金屬調性、擊打或鑄造聲響為主,視覺上卻是更為野性的、原始感官的、更底層的身體語言,掙扎僅是因為被束縛,摸索、擁抱或互相背負也僅有純粹的肉體反應,並無複雜的人類情感。(蔡家偉)

2017-08-12
戲劇

如果邊緣空間有能動性《2017女節「育」、「意」、「鬧」之章》

如果此次演出期許將女性與邊緣空間連結,若能在環境劇場的思考下能更著眼於人與人與空間交雜的互動與對話感知,進一步更顯現邊緣空間的能動性,將會更有趣與有機,或許也能鳴和成女性的另種語彙。(黃馨儀)

2017-08-10
戲劇

有點險,有點甜《2017女節「育」之章》

與兩廳院各部門打交道的困難程度提升,以及得對各場地的突發狀況隨機應變,讓女節始終能帶有一種不安與不確定感,而為了平衡不安與不確定感所製造的動能,也讓女節在兩廳院主辦的框架下,猶能延續著解放的精神。(盧宏文)

2017-08-09
戲劇

與女節相遇《2017女節「育」之章、「鬧」之章》

觀眾在現場作畫的過程裡,彷彿也成了畫室的客戶,隨著模特兒不被尊重的控訴,而逐漸感到成為加害者的不安,好似成了集體暴力的共犯一般。而離場時,一個模特兒緊握著我的手,那一瞬間感到很有人味的溫度,也有一點心碎。(張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