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孫麗翠專注的雙眼,讓人看到他想像出來的全世界。作品整體風格擁有東方儀式般莊嚴,卻也不失默劇的幽默感。(劉俊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