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樂章的雙音連續斷奏,同時必須要與樂團聲量抗衡,又得要呈現炫技的效果,難免無法全然俐落。但到了安可曲時,樂團與獨奏家的表現比之前更收放自如,此時才感到終樂章的奔騰自在。 (劉馬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