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10-16
戲劇

臺灣莎翁喜劇改編/搬演史,嶄新的一頁《第十二夜》

抓住劇場(尤其喜劇)與觀眾同在的需求,再用歌曲勾起觀眾自身文化土壤中的相關記憶;而外放的表演方法,加上對所有角色情感細膩的形塑,總和起來,喜劇的空間,因此被拓展。(張敦智)

2018-10-03
戲劇

情感無暇被盤整的世界《兔兔特攻隊》

劇本將影像、表演切割為兩欄,目的是清楚指涉每個行動需被補充的多重視角、與角色內在。如果徒留一種,都會使場景從寫實走向荒謬、詼諧,甚至純然無目的的娛樂喜劇。兩者的平衡是原劇本自我建構的支點,而導演手法卻如層層篩網,將原先存在於劇本的真實與議題性,悉數濾出。(張敦智)

2018-08-30
戲劇

無盡的演出,才是文本(概念)的全貌《金錢眾議院》

就算決策失敗,玩家的任何投入,都將成為給未來玩家的餽贈。這對現實而言是多麽良善的肯定,尤其當氣候劇烈變化、資源問題叢生的當代,所有當下都已正向未來,不斷、無節制地借貸一切事物,因此更像在借貸「存在」本身的情況當中。(張敦智)

2018-08-09
戲劇

白蘭琪不是性別,白蘭琪是一種心境《令人討厭的白蘭琪的一生》

多重性的展開,可能是《厭》建立起白蘭琪充滿表演性、貪心、且渴望被看見的當代形象後,最難以捕捉、卻也一度成功描繪出的事物。如果不依循原作的設計與結局,表演性、暴露、偽裝,這些事在當代何去何從?(張敦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