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語言和肢體空間是此劇費心經營的表演形式。全劇選擇了吟唱和朗誦,說出猶如押韻詩的「對白」,使語言文字轉化成為非生活式的口白,一種專屬的劇場語言。(陳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