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卻不暴力的呈現國家內部與國家之間,對勞動者的壓迫議題,扭轉目前論及東南亞移工議題多仍以台灣為主體作為論述的侷限,這齣戲故事是屬於移工的,訴求是屬於他們的,話語權是屬於他們的。(徐耀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