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挑戰極限的高音、艱澀難懂音樂技法、令人望之卻步的歌唱技巧,團員依舊營造出高亢與低沈的對比、氣勢滂礡與溫柔多情的音樂性,不但呈現了多元與豐富的聲響效果,更唱出了感動人心的音樂,雅俗共賞。(賴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