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以藝術創作的角度而言,全舞清楚地用兩個段落來區分:傳統與當代,以近乎二分的方式貫穿了整部舞蹈劇場的主軸,然而這個二元的嘗試似乎仍有些各說各話。 (張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