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首樂曲時而清脆悅耳,時而活潑奔放,而演奏者對曲目的詮釋也讓觀眾驚奇,其音色竟如此豐富、獨特,原曲雖是鋼琴曲,但改至揚琴演奏卻完全無違和之感,反倒多了不一樣的風味。(陳姵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