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8-03
其他

問了「我是誰?」之後《悟空》

整體來看,《悟空》確實於舞台美術、燈光、音樂等技術層面,通過馬戲技藝展現與肉身/肉體的碰撞,調和出畫面的整體性;而觀眾就算無視於《西遊記》與其所提供的隱喻結構,也能直觀地享受這樣的表演形式,覺得暢快、覺得激動。(吳岳霖)

2018-02-05
戲曲

芳華盛放之後《王熙鳳大鬧寧國府》

王熙鳳之後,其表演已非流派藝術與傳統行當的借取、挪用與拼合。後來的幾次重演,可預期魏海敏對曹七巧的演繹方法回流至王熙鳳,轉為表演張力與情節脈動的控制與斡旋,尋得「陰性書寫」與「向內凝視」的脈絡,形成「文學的表演化」與「表演的文學化」。(吳岳霖)

2013-06-03
音樂

引聲入戲,擊樂作場《木蘭》

在李小平與作曲家洪千惠的攜手合作下,擊樂試圖以各種形態進出舞台。馬林巴琴緩緩徐徐的在舞台上推移,如同一具具從戰場送回的棺木。團員化為士兵,在台上施展京劇基本功法十八棍,耍棍之際結合節奏進行打擊,具趣味性更具戲劇張力。(林采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