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間譚與音樂之間那懸而未解的短暫留白,彷彿一個來自說書人口中尚未解決的屬七和弦,也似一個短暫的聽覺喘息空間,使音樂更富韻味。音樂作品成了民間譚的一部分敘事。 (馮祥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