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納的法國號協奏曲〈歌德〉,在第二樂章最後的長笛獨奏,以及銜接到第三樂章初始、定音鼓節奏進入的氣氛掌握,是樂團下半場表現最佳的一刻。 作曲家兼獨奏家的表現相當穩健,搭配指揮者對樂曲細節的重視,完成了一次令人安心的首演。(楊依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