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齣劇只有三個演員,簡單的故事發揮成流暢的劇場小品。從主流的眼睛來看,這戲似乎滿足了觀眾的悲喜惆悵;但在批判地閱讀下,我們需要更具反省與觀照生命深度的文化創作。(汪俊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