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3-09-30
戲劇

在愛中無能的沉默《沉沒的紅》

最初觀眾進場,他在舞台上搓著腳皮,動作細瑣的毫無戲劇性可言,開始說話後,語氣也如同動作平淡的像是白開水。不得不說,這樣的時間感與節奏和能量,我想的的確確是體現了這三、四十年來,他內心巨大的扭曲與不堪。(方姿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