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藉由滴與漏發展,依著一個探討自身「存在」的軸心,利用物件(水桶)營造場景與氛圍,透過音樂協助營造,勾勒出一整個作品的個性,更符合「存在」的「當下性」。(沈佳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