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讓舞者以舞團身體為基底各自編舞,且在徵選過程中,因為幾位參與者對舞蹈生涯有意識地規劃,以及對於具備舞蹈意識與觀點的讚許,可以看見林文中堅持舞團身體系統的一貫美學之外,也正鬆動著編舞者一人意識的架構。(樊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