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婆媳問題,《岳》劇其實沒處理太多尖銳或現實問題,最多的笑點一再拿床事開玩笑,真真難為了我們的岳飛英雄。除了耍嘴皮、逗哏,舞台上僅有一幕饒有「舞台」趣味。然而,等到真要刺字了,節奏、笑點卻急轉直下,沒有鋪展,以致草草收束,讓人哭笑不得。(紀慧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