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7-12-31
戲劇

可能是夫人的口水,可能是美杜莎的笑《薩德侯爵夫人》

演員氣沉丹田,重心放低的姿態,除了身體樣式的選擇,鍾伯淵刻意以近乎直觀地方式詮釋台詞所描繪的表面情感與動作,從中安置笑料式的細節走位。演員該如何在場上不斷進行有意識的自我覺察而不迷失在詞藻裡變成最重要的功課。(王昱程)

2017-12-30
戲劇

回歸對人的理解《LAB參號-不知為何物》

透過關節和肌肉運作的改變,身體的流動與截斷,重心下沉,進退爬行或是躺在地上用下肢驅動,演員究竟如何從衣裝整齊的社會姿態望見自己心中獸形?六年的累積已然不再是排練場的表演習作,而是通過不同物種間的認識,再次確認彼此存在關係的緊密。(王昱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