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2-12-25
戲劇

眩醉之後,難以醒明《醉後我要嫁給誰?》

超現實比例的城市斜坡,與超現實的燈光轉換,和一句又一句細碎台詞堆疊起來的超現實對白,整齣劇顯得如同杯中搖晃的調酒一般令人暈眩,神迷於演員之間的好默契和真摯演出,卻也昏睡於層次乏善的戲劇節奏。(王顥燁)

2012-12-24
舞蹈

期待更多舞蹈肢體的開發《下一個編舞計畫II:創作─發現新鮮人》

儘管不論作品或製作都值得鼓勵,也確實可以看到創作者和製作團隊對於發展下一個舞蹈世代的野心和勇氣,然而舞蹈語彙甚至主題的可能性仍多少受限於創作者自身的訓練。對於關於屬於「舞蹈」的肢體可能性,似乎可以有更多的探討和發展。(王顥燁)

2012-12-10
戲劇

換臉之後的改編代價《穿妳穿過的衣服》

此次演出的節奏選擇使整齣戲頭重腳輕,能量在上半段的強烈釋放,凸顯了下半段的散漫冗長,無法堆疊出最終悲劇應有的強度。對臉皮錯置的恨意和對階級渴望的挫敗並無顯現在演員的表現中,彷彿高潮結束在上半段的變臉,而非最終的死亡。(王顥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