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去欣賞一場同步由功能俱全的機器擔任現場音樂指揮時,我們的感受又將如何?這一連串的提問其實已清楚顯示了編舞者的意圖,以及他創作的重點–刺激觀者思考,並對表演者和觀者的互動提出不同的想像空間。(張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