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看似補了個回馬槍,讓皇甫少華與孟麗君結婚,卻顯示了一種由古至今男權主體意識高漲於女權主體的無奈。即使過去三年執政有功勞,女性仍要靠著和男性完婚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白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