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呂思清,所以音樂會多了西樂及國外觀眾的票房,若是沒有呂思清,究竟會有多少人因此過來?國樂的市場是否只有國樂自己人願意捧場,而學西樂者,為什麼對國樂棄之如敝屣?(蔡佩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