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演出的節奏選擇使整齣戲頭重腳輕,能量在上半段的強烈釋放,凸顯了下半段的散漫冗長,無法堆疊出最終悲劇應有的強度。對臉皮錯置的恨意和對階級渴望的挫敗並無顯現在演員的表現中,彷彿高潮結束在上半段的變臉,而非最終的死亡。(王顥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