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門.納巴托夫用輕柔的音色接棒,逐漸地把厚重的音樂拉回來,此時的聲音較為柔和明亮,獨奏部分以美國爵士作曲家Herbie Nichols的〈Lady Sings The Blues〉作為最後的壓軸,此曲使用主題變奏的形式,展現出高超的即興技巧。(練雯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