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為這些被壓迫者釋放情緒,透過發聲與訴求,正視問題所在,提倡並爭取應有的平等,不要有更多悲劇再次發生。自己故事被聆聽、被理解時,是和過去被傷害束縛的自己道別的濫觴。(簡韋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