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2018-07-12
戲劇

疾病的歷史與愛的焦慮《青春悲懷》

為了呈現不同身分與世代的感染者境況,紀實有其必要性,但是在呈現歷史進程與感染者自我敘事擁有極大比重的同時,是否能夠在「真實」、「抒情」與「寫意」之間取得平衡,使虛實之間可更加自由流動並互相對照。(蘇恆毅)

2018-04-24
戲曲

給《再生緣》一個怎樣的當代結局?《女人孟》

劇末,藉著內侍的口,說出了「你這樣寫的結局不太好」,創作者欲讓這三位一體的人物關係分成三位人物身分進行對話、辯證,並試圖在辯證中,帶出一當代或身為創作者的男性的「再觀看」視角。(林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