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小時的樂曲中,沒有一刻能鬆懈下來,只能繃緊神經直面每一個馬勒、赫比希與NSO共同設計的「驚喜」。終樂章的最後段落仍不見疲態,八把法國號倏地起立齊奏時更驚艷全場。 (莊聖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