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稱作「正常」,觀眾進入劇場也不是為了看「正常」的人表演,而是要看一些特別的人,演員的工作就是去表現自我。因此「爛戲」的另一層意義,其實是為被心理寫實否定的表演平反。(陳代樾)